<center id="ce3l5"><ruby id="ce3l5"></ruby></center>
        <optgroup id="ce3l5"><sup id="ce3l5"></sup></optgroup>

          <optgroup id="ce3l5"></optgroup>

        1. <delect id="ce3l5"><em id="ce3l5"><dfn id="ce3l5"></dfn></em></delect>

          推廣 熱搜: 禹州   

          圖庫瀏覽完畢

          重新瀏覽
          推薦圖庫
          1 / 5

          柴燒鈞瓷恢復始末

          展開全部     查看原圖 2018-07-04 7540
          柴燒鈞瓷恢復始末



          « 上一張





          下一張 »


          2004年10月月3日上午9時許,消亡近千年的柴燒鈞瓷在河南省文物研究所所長趙青云等專家學者及許昌電視臺、許昌日報等新聞媒體記者們的注視下,于星航鈞瓷公司鄭重出窯了。這是柴燒鈞瓷斷燒后首次燒制成功,被專家們稱為“千年等一回”(趙青云語),“華夏柴燒鈞瓷第一爐”(徐國楨語)。 

          要說柴燒鈞瓷恢復的意義和價值得追根尋源,從鈞瓷燒制所用的燃料談起。

          鈞瓷自清朝末年復蘇以來,先是用炭作燃料,采用風箱小窯爐燒制,其作品稱為“爐鈞”。而后隨著倒焰、直焰窯等一系列性能優越的鈞瓷窯爐的發明問世,煤成了燒制鈞瓷的主要燃料,到了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之后,隨著液化氣燒制鈞瓷窯爐的發明和推廣,液化氣逐漸取代了煤作為燒制鈞瓷為主要燃料的地位。目前鈞瓷界大部分生產廠家都是用液化氣作燃料燒制鈞瓷。

           


            

          但是,鈞瓷作為觀賞藝術瓷種,它的創燒時期、鼎盛時期是用什么燃料燒成的?沒有史料記載,沒有實物證據,學術界頗有爭議。其觀點不外乎二:一曰是柴,二曰是煤。說是柴者依據是其時煤源尚未開發利用,只能是柴;說是煤者則斷然說柴所產生的熱量達不到燒制鈞瓷所需的溫度,燒制鈞瓷非煤不可。孰是孰非,定論難下。

          中國陶瓷歷史久遠,源遠流長,勤勞智慧的中華民族的祖先們,在漫長的生產實踐中發明了陶器,“凝土以為器”,造物利世。由原始陶器、粗陶、細陶、彩陶、精陶經過數千年的探索,至秦漢時期發明了原始青瓷。隨著時代的發展,技術的進步,到唐代,經過一代代陶瓷工匠們汗水心血的孕育,花釉瓷應運而生了。唐花釉瓷打破了青瓷釉色單一的格局,開創了觀賞藝術瓷種的先河,成為以自然窯變呈現藝術效果的鈞瓷的萌芽。

           


           

          準確地說,盡管唐花釉瓷為鈞瓷的窯變藝術的形成奠定了基礎,但也不能說是鈞瓷,因為一是其時還沒有鈞瓷這個名稱,二是其制作工藝、窯變效果都與后來的鈞瓷有一定差距。北宋王朝定都汴梁(開封)以后,社會相對穩定,這就給陶瓷藝術繁榮發展提供了契機。由于銅元素的利用,釉色出現了月白掛紫紅斑絢麗的彩斑?;ㄓ源芍谱鞴に嚾照橥昝?,效果精妙,終于從民間走進宮廷,受到了王公貴族及文人士大夫的喜愛。宋室朝廷為了滿足皇室的需求,在禹州市設立官窯專為皇家燒制貢瓷。因官窯臨近夏啟開國舉行大典的鈞臺而稱鈞臺官窯,所產瓷也就定名為鈞瓷。鈞官窯為皇宮燒制鈞瓷,正是這種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投入創造了鈞瓷藝術的高峰,傳世的宋鈞官窯作品件件都精美絕倫,為稀世之寶。

          締造鈞瓷藝術高峰的宋鈞到底是什么作燃料燒制的?燃料和鈞瓷的藝術品位有沒有必然的內在聯系?成了鈞瓷理論界的爭論焦點。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禹州市宋鈞官窯遺址——宋代雙乳狀柴燒鈞瓷窯爐被文物考古挖掘出土,遺址中有柴灰遺存,這應該很說明問題了。但還有人對此發出質疑:安知這柴燒窯爐不是用來燒日用瓷的?就是窯爐附近出土有鈞瓷器殘片,也無法斷定就是出自柴燒窯中……

          筆者是傾向于宋鈞是柴燒而雙乳狀窯爐就是鈞瓷窯爐這一觀點的,但是要有說服力,就得拿出強有力的證據,而最有說服力的證據就是用柴燒出鈞瓷。自從宋代雙乳狀柴燒鈞瓷窯爐在宋鈞官窯遺址出土之后,數十年間,筆者從沒有間斷對柴燒窯爐和柴燒工藝的研究探索,一直在為恢復柴燒鈞瓷作前期準備工作。沒有參考資料,也沒工藝數據,一切都是從零開始,難度之大,可以想見。況且研究試驗還得大量的資金投入,柴燒鈞瓷的恢復研究工作真可謂千難萬難。

           


           

          2004年初,上級號召啟動搶救民族文化遺產工程,作為省搶救民族文化遺產工程重點項目的“禹州市鈞瓷窯爐博物館”,由星航鈞瓷公司籌建。其時,筆者已完成了“仿宋代雙乳狀柴燒鈞瓷窯爐”的圖紙設計、制作燒成工藝的制訂等一系列恢復柴燒鈞瓷的前期準備工作。于2004年春,作為鈞瓷窯爐博物館的重要組成部分,柴燒鈞瓷窯爐動工興建。

          由于前期準備工作做的較為細致充分,窯爐建造進展比較順利,歷時半年,于2004年初秋建成。此窯爐完全按宋代雙乳狀柴燒鈞瓷窯爐的外部形態和內部的結構原理設計,外部形態宛如一端坐的人像。窯爐建成之后,為確保萬無一失,筆者進行了鈞瓷素燒試驗,根據試驗結果,制定了較為合理的燒成工藝。在對各個環節進行過反復驗證之后,于11月21日首次點火進行釉燒,揭開了恢復柴燒鈞瓷的序幕。

          鈞瓷窯變藝術變幻莫測,可遇而不可求,何況斷燒近千年后首次燒制,盡管作了充分準備,但結果難料。所以筆者在建窯之初就緘口不言,沒有向外界透露消息,原想恢復成功之后給大家一個驚喜。不料燒制過程中,湊巧省電視臺來采訪,消息也不脛而走,媒體和各界朋友們也知道了我在恢復柴燒鈞瓷。23日出窯之時,朋友領導們要來觀看,各媒體也要求現場采訪。

          趙青云先生卻是我專意邀請的。作為宋鈞官窯遺址發掘考古的主持者,趙先生對鈞瓷藝術多有研究,是鈞瓷理論界的權威,對鈞瓷藝術有許多真知灼見。我想讓趙先生見證這首爐柴燒鈞瓷的成敗,并請他對柴燒鈞瓷的品位進行鑒定。

           


            

          首爐柴燒鈞瓷于11月21日早上7時點火,按照燒成工序,至22日凌晨3時達到預期的所需溫度而?;?,歷時19個小時,用松、柞、槐木柴4噸。

          經過一個晝夜的冷卻,23日9時,筆者在趙青云先生和禹州市委書記周庚寅等領導與記者們的注視下,和工人們一同打開了窯門,取出了匣缽。

          入窯六十件產品,有宋鈞神韻特征者達30余件,其中9件作品品相俱佳,釉色瑩潤,艷而不妖,麗而不俗,窯變景觀自然絕妙,堪稱精品。

          首次燒制成功。

          趙青云先生說:“真是千年等一回,令人激動。柴燒鈞瓷恢復成功,許多困擾鈞瓷理論界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了,這為鈞瓷藝術的繁榮發展奠定了基礎。就這些作品而言,是迄今為止我所見到的最具宋鈞神韻的鈞瓷,完全可以與故宮博物院珍藏的傳世宋鈞相媲美。

          之后,河南電視臺、澳門電視臺、許昌電視臺、《河南日報》、《大河報》、《河南工人報》、《許昌日報》、《新聞網》等十余家新聞媒體對此作了報道。

          但這只能是一次試燒,筆者在總結了首次燒制經驗之后,于12月20日再次燒制。

          這天,舉行了點火儀式,邀請禹州文化藝術界知名人士彭道良、郭水林、王和平、馬福水、王國謙、蘇金昌、包獻珍、王偉紅等人參加。這次入窯99件產品,品相俱優者達81件,成品率占80%以上,而且釉色更為艷麗,姹紫嫣紅,燦若云霞。

           


           

          鈞瓷燃料之不同 ,形成窯內決定窯變效果的氣氛就不同,因而導致產品風格韻味也不同。柴燒鈞瓷乳光內蘊,清麗淡雅,窯變自然,如花中蘭荷,幽香四溢,余韻悠長。

          柴燒鈞瓷的恢復,被河南省搶救民間文化工程委員會、河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授予特別貢獻獎。

          2005年春,中國陶瓷美術學會理事徐國楨先生來到禹州,見到柴燒鈞瓷之后,感嘆到:“從業陶瓷40余年,自鈞瓷恢復至今,第一次見到最具宋鈞神韻的佳品,其釉面的色彩與質地,其窯變藝術效果可與傳世品媲美”,并即興賦詩:“黃河后浪推前浪,瓷苑鈞窯花更香,莫道柴燒窯變難,星航成器發春光”。

          愿柴燒鈞瓷這枝復蘇的古老鈞瓷藝術之花,能這鈞瓷藝術百花園增添春光秀色!


          反對 0舉報 0 收藏 0 打賞 0評論 0
          更多>推薦圖庫

          2018-07-045

          2018-07-0411

          2018-07-0413

          2018-07-047

          2018-07-041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  豫ICP備05009914號-5
           
          欧美综合区自拍亚洲
              <center id="ce3l5"><ruby id="ce3l5"></ruby></center>
              <optgroup id="ce3l5"><sup id="ce3l5"></sup></optgroup>

                <optgroup id="ce3l5"></optgroup>

              1. <delect id="ce3l5"><em id="ce3l5"><dfn id="ce3l5"></dfn></em></del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