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ce3l5"><ruby id="ce3l5"></ruby></center>
        <optgroup id="ce3l5"><sup id="ce3l5"></sup></optgroup>

          <optgroup id="ce3l5"></optgroup>

        1. <delect id="ce3l5"><em id="ce3l5"><dfn id="ce3l5"></dfn></em></delect>

          推廣 熱搜: 禹州   

          圖庫瀏覽完畢

          重新瀏覽
          推薦圖庫
          1 / 13

          文殊鎮賀廟村緣何近代“桿子”多

          展開全部     查看原圖 2018-07-04 11310
          文殊鎮賀廟村緣何近代“桿子”多



          « 上一張





          下一張 »


          賀廟村位于文殊鎮中部,在禹州市西21公里。北靠白廟山,南臨接御山,東距文殊鎮2.5公里。村委會駐賀廟村,村民為漢族。
          賀廟村清屬義讓里九甲;民國為文殊鎮賀廟保;1948年解放,屬三區;1958年屬鳩山人民公社;1961年設大隊,屬方山陳莊公社;1968年屬文殊公社;1984年改稱村委會,屬文殊鄉。
           
           
          據《河南省禹州市地名志》記載:明朝萬歷年間,一賀姓人家獨資在村西修建廟宇一座,故稱賀廟;廟里供奉著玉皇大帝、二郎神等。賀廟村因廟而得名,以黃姓和賀姓居多。
          原賀廟村呈長方形,主街東西向,長1公里,房舍鱗次櫛比,居住集中。民國元年在村南筑寨,稱賀廟南寨。村西有賀廟水庫,庫容16萬立方。水庫北岸建有機灌站,修渠1200米。近村原有個體煤礦,水庫南岸有村辦煤礦,村北有縣辦白廟煤礦,村東有聯辦煤礦,村東有文殊火力發電廠。
          順燕磨路西行,可直達賀廟行政村。路北的牌坊醒目的寫著“賀廟新村”四個大字。沿牌坊北行,是整齊的民居,一排排,一行行,豪華氣派,給人一種在城鎮行走的感覺。賀廟行政村村部,蝸居在賀廟小學東側,非常低調,不仔細看,竟察覺不到它。村部左側的廣場上,老人三三兩兩在健身;緊鄰公路北側的球場上,村民在打籃球,一派祥和溫馨的場景。
           
           
          很難想象,這怎會和近代歷史上盛傳的“賀廟十八桿兒,中間夾個黃青山”同出一地。
          在賀廟新村村口,遇到八十三歲的賀二黑老人,問起“賀廟十八桿兒,中間夾個黃青山”的含義,他解釋道:這是形容賀廟趟將多。
          “桿”,在《現代漢語詞典》中解釋為方言,指結伙搶劫的土匪。
          土匪中,有能耐的才能自立門戶,能自立門戶稱之為“架桿”。十八桿,準確的說,就是土匪頭目多。三五個土匪,十個八個土匪,就可以架桿。
           
           
          村民賀志興等人回憶,黃團長攻打賀廟時,把大炮架在賀廟的黃姓老墳里,與趟將展開激烈的槍戰。他說的黃團長,就是《禹州市志》記載的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軍團長黃承德。由于趟將地形熟悉,幾次攻到軍團前沿陣地。雙方死傷慘重。后黃軍團長下令炮轟賀廟,導致房屋毀壞嚴重,村里的一顆老椿樹也被炮彈炸飛。有些房屋的墻壁和屋頂彈痕累累。
          由于趟將武器落后,撤出賀廟。戰后,黃軍團長在村里巡看,發現到處都是因天旱而無法運到耕地的糞堆,感嘆道,賀廟哪有那么多趟將,還是莊稼人多呀。因為趟將游手好閑,從不種地。所以,黃軍團長才有這樣的感嘆。
           
           
          趟將平時腰里別個手槍,無人敢惹。賀廟村民賀東五,對自己的妻子直呼其名,趟將認為這樣“不正經”。
          過去農村,男人喊妻子,就喊女兒的名字;妻子喊男人,就喊兒子的名字;長輩呼晚輩媳婦,稱“某某家的”。
          有的村子,對男女關系要求更苛刻,看戲時用繩子把男女分開,不能混雜,一家的也不允許。所以,過去在農村,直呼妻子名字,很多人看不慣,認為這壞了禮儀,需要給個教訓。于是,幾個趟將一商量,把賀東五拉到駕龍溝的一個水口旁,用槍打死,然后回村通知其叔叔,輕描淡寫地說,我們把他“做了”,你拉回來埋了吧。那時,趟將打死一個人,就像碾死一只螞蟻,無人敢問。
           
           
          趟將外出打劫前,先摸排村里貧富情況:有幾家富戶,拉票問他要多少錢,然后有目的的打家劫舍。趟將有個規矩,外出打劫不落空。有次,賀廟趟將到文殊繩李起票,抓到一個貧困的村民,因當時交不出糧食和財物,趟將讓他莊稼收獲后,把糧食送到賀廟。
          繩李村民把糧食擔到賀廟村,趟將又讓他擔到家里去。繩李村民從趟將家出來,沒有走出多遠,其他趟將提醒這個趟將,你讓繩李人把糧食送到你家里,他不是知道你家住哪里了?要是他將來找人報仇,你不是自我暴露?趟將醒悟后,趕上繩李村民,用槍把他打死。
          趟將之間有時黑吃黑。西山有幾個趟將打劫回來,經過賀廟村,牲口馱著滿滿的一袋銀元。他們與賀廟的趟將認識,相互打了招呼。他們走后,賀廟的趟將見財起意,幾人一商量,就悄悄跟蹤他們,在溝里伏擊他們,把他們擊斃并奪走了他們的財物。
           
           
          賀廟的趟將中,最出名的要算賀小和。民國《禹縣志》中,多次提到這個人。他曾攻打陳崗,洗劫過很多村子,血債累累,罪行滔天。
          在賀廟老村,碰到賀占國老人。賀占國七十多歲,身體硬朗,住在賀廟老村。他稱賀小和為“和爺”。
          賀占國老人站在賀廟老村土寨墻旁,簡要介紹了古寨的情況。賀廟古寨是為了方便賀廟西部的村民躲避土匪而修建。土寨數丈高,幾米寬,有堅固的石寨門供村民出入,可容納村民幾百人。烏溪河南,接御山腳下,還有一個土寨,當地人稱南寨。據民國《禹縣志》記載,建于民國初年。村子東部,還有碉堡數個。
           
           
          我非常疑惑:賀廟在民國初年,還是一個防范趟將的村子,后來,何以演變成趟將的老巢呢?
          我只能在民國《禹縣志》中尋找蛛絲馬跡。
          禹州在咸豐、道光、同治、光緒年間,以外匪居多。廣東太平天國北伐軍,南陽角子山捻軍,安徽捻軍,不斷騷擾禹州,因此在咸豐年間開始,為了防范外部匪寇,大量筑寨,同光年間達到高潮。禹州境內,大部分古寨多是這個期間修建的。這些古寨,在防范冷兵器時代的匪寇騷擾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從宣統年間開始,禹州境內開始出現土寇。土寇盤踞在無梁、淺井、萇莊、花石、方山、鳩山、磨街、文殊等地山區,平時居住在村里,混雜在百姓中間,戰時盤踞在古寨里,據險扼守。駐駕山、角子山也一度被土寇占據。官兵剿匪時,土寇要么分散隱蔽,要么流動作戰,逃竄到新鄭、密縣、登封、郟縣等地。
          民國初期,活動于舞陽、郟縣、魯山、寶豐等地的白朗起義,助長了禹州境內土寇趟將的囂張氣焰。白朗占領神垕后,曾經攻打禹縣縣城。文殊以西的西山趟將,借助其聲勢,遙相呼應。后來,土寇勢力越來越大,他們與外寇相互勾結,互為犄角,騷擾鄰里,危害甚巨。
           
           
          賀廟處于西山趟將東進的咽喉要道上,逐漸被土寇感染挾持;賀廟多崗地,非常貧瘠,旱澇無收,村民入不敷出,無以為繼;民國時期自然災害頻繁,旱災、蝗災、水災接連不斷,百姓貧病交加,被迫鋌而走險;土匪打家劫舍,財富聚集快,對一些不勞而獲的村民具有相當大的吸引力;清末民初,政局動蕩,軍閥長期混戰,中央政府剿匪乏力,土匪滋生蔓延;近代中后期,槍炮取代刀矛,古寨防御能力下降,多被土匪攻破,正不壓邪;土匪裹挾村民,不斷擴張自己的勢力。
          于是,賀廟趟將漸多,逐步形成“賀廟十八桿兒,中間夾個黃青山”的局面。
           
           
          賀占國老人回憶,趟將賀小和出身貧困。為了生計,賣掉家里僅有的幾畝地,置買了幾只羊,整天以牧羊為生。賀小和從小喜歡玩手槍,就用木頭刻了一把手槍,刷了黑漆,別在腰里。趟將聽說他有槍,就威逼其繳出手槍。他繳不出,土匪就把他的羊牽走了。
          賀小和受此打擊,就索性做了趟將。隨著他的勢力逐漸增大,名氣也越來越大。一次,在賀廟附近的磚橋,碰到當年搶走他羊的那個趟將。那個趟將嚇得面無血色,頭像搗蒜一樣跪在地上求饒。賀小和說: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沒有你,我也不會“趟”,你起來走吧。那人感恩戴德,逢人直夸賀小和肚量大,是做大事情的人。賀小和自此名聲更大,最后成了西山的著名趟將頭子。
           
           
          政府軍攻打賀廟后,趟將備受打擊,匪首李庚被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軍團長黃承德俘獲,在禹縣凌遲處死。土匪逐漸分崩離析。雖然政府軍撤走后,他們卷土歸來,重新占領了賀廟等地。鑒于陳崗陷落后造成的危害,政府非常重視發揮陳崗村的戰略作用,很快在村北新建了陳崗寨。
          因爭權奪利,賀小和受到白峪趟將的極端仇恨,他們設置鴻門宴讓其赴宴。由于賀小和的大意,僅帶四人前往,結果中了埋伏。宴會開始不久,就發生火拼,四人全被擊斃。白峪趟將買了四口好棺材,將他們入殮后送回。
          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中共領導的人民武裝對盤踞西山等地的土匪不斷圍剿,土匪終于被蕩平,百姓又恢復了祥和平靜的生活。
           
           
          走在日益荒廢的賀廟老村,到處是年代久遠且破敗不堪的土坯或紅石墻瓦房,一間間,一所所,在草叢中無奈地呻吟。
          烏溪河環繞著老村子,黑色的河水,散發著難聞的惡臭。幾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執著地守護著昔日的村落,像守著一部殘缺而難以釋懷的史書。廟宇里,住著兩個老人,經營著不斷翻新的賀廟老廟。
           
           
          距賀廟老廟不遠的一顆老笨槐,有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歷史。它才是歷史的幸運兒和見證者:歷經無數次戰亂和災害,依然枝繁葉茂。高高擎起的枝丫,像不屈的靈魂,向世人宣示著包容和抗爭。
          反對 0舉報 0 收藏 0 打賞 0評論 0
          更多>推薦圖庫

          2018-07-045

          2018-07-0411

          2018-07-0413

          2018-07-047

          2018-07-041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  豫ICP備05009914號-5
           
          欧美综合区自拍亚洲
              <center id="ce3l5"><ruby id="ce3l5"></ruby></center>
              <optgroup id="ce3l5"><sup id="ce3l5"></sup></optgroup>

                <optgroup id="ce3l5"></optgroup>

              1. <delect id="ce3l5"><em id="ce3l5"><dfn id="ce3l5"></dfn></em></delect>